首页      民事    商事    刑事    公司    建筑    房产    金融    劳动    婚姻    交通    人文    其他    联系我们

 
求职身陷“贷款门” 受骗大学生维权难
   

求职身陷“贷款门” 受骗大学生维权难

2016年04月23日06:03 中国青年报

  中国青年报·中青在线记者 王烨捷 实习生 张鸿雁 《中国青年报》

  许诺一份税前6000元的月薪,要求应届毕业生支付19800元的培训费用,学生缴费后培训没几天,公司整体“跑路”。这种似 曾相识的“找工作骗局”,竟在上海至少骗了150名大学生。

  “我所掌握的,有名有姓,有身份证号码、联系电话的,仅在上海就有150个人。”毕业于上海东海职业技术学院的小王,是 这群学生中的一名,如今的他,在找工作之余的另一项重要“工作”,就是收集被骗人信息,并牵头维权,“全国群里,有355个直 接受害者,涉及济南、西安、成都、北京等城市;上海群里,我所认识并当面见过的人,有40多人”。

  中国青年报·中青在线记者日前加入这一名为“维权英勇者”的微信群中,群里的维权大学生几乎拥有相同的“被骗经历” ,所不同的是“骗”他们的企业。

  最令大学生们伤神的,早已不是“为什么被骗”“被骗多少钱”的问题,如今,他们最关心的话题只有一个——如何维权。 过去的半个月内,以小王为首的这群大学生,找过公安、工商、法院等单位,均未获得实质性帮助,略显尴尬的是,他们最终只能通 过媒体维权——消息从记者处获得,律师通过记者聘请。

  “极简”诈骗模式,如何获得“人心”

  去年9月,小王在网上看到一则招聘广告——提供一份月薪6000~8000元的工作,前提是要接受为期两个月的岗前培训。

  实际上,类似的“岗前培训”骗局,小王不是没听说过。因此,他在递交简历后,特地观察了这家公司的相关做法是否有文 书“备案”。

  在位于上海嘉定的上海圆享科技公司,小王签订了一份《SAP管理业务咨询服务协议》,协议约定在培训期间,公司每个月给 小王4000元补贴,培训合格之后正式入职,每个月工资6000元,但是培训的费用19800元必须由小王自己承担。

  但这份协议的落款盖章,却是“北京圆享科技有限公司”。小王当时对此也持有怀疑,对方告诉小王,这是“北京总部”的 章。

  此外,考虑到还没参加工作的小王一下子拿不出19800元,公司“贴心”地为其联系了“么么贷”贷款。

  这是一个互联网贷款平台,是米么金服(小米科技投资)旗下的核心产品,专注为年轻人提供“当月花,下月付”的分期支 付服务。公司资料显示,“么么贷”已开展教育培训、IT培训、职能培训等多行业商户合作,且风控体系领先。

  在公司的运作下,小王拿到了自我感觉接近“VIP待遇”的贷款——6+18还款模式,前6个月每月还款198元,后18个月每月还 款1311.04元。只不过,年利率高了一些——23%。

  更“贴心”的是,前6个月每月198元的还款,公司承诺由公司来还。

  3月25日,是小王原定的“结业日”。按照此前公司与他的约定,他理应在这一天拿到自己SAP(HR)人力资源管理结业证书 ,并且,开始享受由公司提供的“企业人才输送服务”。

  但这一天,整个公司除了小王等学员外,只有一名负责的培训老师。结业证书是拿到了,然而,公司却不见了。

  小王致电此前与自己联系的工作人员,对方声称自己已在年前调往北京工作,并给他一个名叫Eric的上海员工电话;Eric则 告诉小王,公司已经从上海嘉定搬往宝山,“事情太杂乱,到4月初再安排”。

  不到一周的等待中,小王渐渐察觉有些不对劲,原本在学员群里与学生互动火热的指导老师Cain不作声了,给Cain打电话, 对方却说自己辞职了,此后便失联了。4月初,所有与上海圆享科技公司有关的人员全都失联,位于嘉定的公司地址空无一人。

  中国青年报·中青在线记者了解到,上海的维权大学生,几乎都与小王有着同样的遭遇。涉及的上海圆享教育投资有限公司 、上海启屹信息科技有限公司、上海兰石商务咨询有限公司,全部人去楼空,目前处于失联状态。其中,除兰石公司地址在上海市黄 浦区外,另两家公司均位于上海嘉定区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公司招收的学员,最后的汇款对象都是“圆享教育”。

  学生集体维权,四处碰壁

  从4月初开始,最近两三周时间,感觉受骗了的学生开始尝试集体维权,结果是,四处碰壁。

  小姚的遭遇,比小王更“惨”一些。小王至少拿到了一份SAP(HR)人力资源管理结业证书,而小姚则在接受4次当面教学后 ,回家开始“视频教学”。

  他最后一次与指导老师接触,对方告诉他,如果要享受“企业人才输送服务”,需要自己准备材料。这份材料包括“十次面 试录音”——即要求学员自己出去找工作,并面试10次,每次面试录音为证。

  “这是存心为难我们,能面试10次,还要他们提供什么服务?”与小王一样,现在小姚不得不面对每月1300多元的还贷压力 。受骗者们最终决定报警。

  4月5日,小姚、小王等3人一起到位于上海市公安局黄浦区公安分局报案,接待民警要求他们前往工商局找出公司背景。3人 在得到相关文件后又赶回黄浦公安分局,却被告知该案属于“协议违约”范畴,民警建议同学们到黄浦区人民法院走诉讼渠道。

  中国青年报·中青在线记者了解到,由于小王等人是与“北京圆享”签订的合同,因此,他们无法在上海嘉定主张权利;但 以小姚为代表的一批被害人,与注册地为上海黄浦区的上海兰石公司签订了合同,因此,学生们决定就近在上海黄浦区维权。

  在黄浦区公安局的建议下,受骗学生又赶到黄浦区法院。

  小姚说,法官在认真看完合同和此前媒体播出的有关SAP培训诈骗的电视后,建议同学们通过公安局进行刑事立案,“还有一 种做法,可以去北京申请民事诉讼,因为是北京公司盖的章。但这样做对公司没有任何影响,因为找不到被告人所以不管是案件还是 赔偿都执行不了”。

  受骗学生在集体商议后,确定了“走刑事立案程序”的办法。

  4月9日,为了引起公安机关的重视,17名学生组团前往上海市公安局报案,但最终因为市局没有案件受理点,又被介绍回到 黄浦区公安分局。

  小姚将当时与黄浦区公安局相关工作人员的对话记录了下来。

  黄浦区公安局:“你们这个我们审核下来不能被定为刑事犯罪。”

  学生:“可是他们没履行合约啊!”

  公安局:“你们参加培训了吗?”

  学生:“没参加完啊!”

  公安局:“他们有培训就不算诈骗,这算消费纠纷,你去消费者协会去告吧,我们没有调查权。”

  学生:“那公司跑路了呢?”

  公安局:“公司的注册信息还有吧?”

  学生:“对。”

  公安局:“那只能算他们暂停营业,要不你去工商局告。”

  学生:“那您说怎么才能立案呢?”

  公安局:“这个事情到法院去。”

  学生:“可是我们已经去过了,法院说只能是民事诉讼。”

  公安局:“你去诉讼,接下来法院如果判断出这是诈骗行为,会出具相关文书,要求公安机关办理。”

  学生:“那能不能您给签一个不立案的决定证明?”

  公安局:“立案有个审查期限,最后通不过还是通不过。你不如省点时间直接去法院吧,我们只管刑法上面的,你自己去看 看刑法。”

  媒体、律师介入,方获关注

  4月22日,小王告诉中国青年报·中青在线记者,他们已经通过上海一家媒体找到了律师戴佩清,并在律师的帮助下,开始规 范地收集证据。

  戴佩清告诉记者,她认为目前应当做的是统计清楚这起陷入“贷款门”学生的具体情况,“到底多少人受骗、涉及到多少金 额,确认一下哪些人付了多少钱,把他们的手机号码、身份证号码列表,到时候一旦有需要,我就把这个表交上去,让他们断定”。

  就戴佩清目前了解的情况,“有些学生做过培训,法律上说‘未遂’,还没形成实际损失,不能说签了合同就是受害人。所 以黄浦公安那边我也在沟通,他们需要研究一下才给我答复”。

  小王告诉记者,黄浦公安方面原定于4月22日晚上给出答复,但截至记者发稿,黄浦公安局方面尚未就此给出答复。

  “派出所办理的都是一般刑事案件,比如打架、斗殴等,此事件为经济类的犯罪案件,所以,派出所不立案是合理的;但是 公安经侦部门不立案就不对了,事件中的兰石公司涉嫌诈骗,属于经济类犯罪案件,公安经侦部门应该立案。”戴佩清此前在接受《 上海法治报》记者采访时认为,公安经侦部门应当立案。

  戴佩清告诉中国青年报·中青在线记者,要解决这个事情,“正常路径就是去报案,应该由公安部门出面解决这个问题,他 们有侦查权”。

  此外,她建议:“其实还是应该通过专业的律师,专业律师还要通过各种关系,把这些东西查清楚才行。我也在提供很多法 律意见,尝试帮到他们。”

  中国青年报·中青在线记者了解到,小王、小姚等150多人只是在上海地区的部分受骗者,《上海法治报》获得的一份由济南 受害者小张提供的名单显示,仅“上海圆享”从2013年开始接收了超过2000人培训,遍布全国各地。

下一标题滁州夫妻离婚不久儿子意外身亡 为争赔偿金法庭“互撕”